jump to navigation

两本书 十一月 10, 2005

Posted by ginger in 学习笔记.
trackback

信?崇拜——计算机神?与真正的?维艺术/(美)西奥多.罗斯扎克(Theodore Roszak).?中国对外翻译,1994(英文原版,1986)

英文原版1994版??
信?的社会层?/(美)约翰.希利.布朗,?罗.?奎德(John Seely Brown & Paul Duguid).?商务,2003(英文原版,2000)

??
Roszak在书中强调?能?纯把?维看作信?处?的过程,“?使信?以光速传输,其本质?然如故:无?的一组事实,?管它是有用的或者是??碎的,都与?维的性质没有关系?[p79]“人类?时地?现新东西,去?考,去行动,去具化:这就是?想?[p90]“(批评性的?考)决?是‘信?处?’,它是两个?魂之间的给予与获?的交?,?自引导他们的?验。它是?想的游?,世上所有数?库中的信?都?能解决我们之间的争端?[p92]。
Roszak在书中通过两个早期的网络交?项目谈到了“信?的政治?义?:“资?一??和“社区记忆?[p126-128],“形?高效率,??过任何中介(或者?以自己传递)的户动机制,消除由一个团体控制?方(或者多方)的信?传递所带?的问题。它把利用信?的?利交给了公众,使他们具有更多的自由。在用户当中没有哪个群体有?利比?一群体更多地获得??的信??。这?简直就是今日web2.0所预示的?想??“计算机的问世为新?弗逊主义的民主观的实现奠定了技术基础。与?弗逊主义?求平等分?土地的民主观??,新?弗逊主义主张在获?信?的方?人人享?平等的?利?。我们今天应该?更加强调这一?利?“个人计算机使数百万人有机会调用世界上的哥哥数?库,这是使公众获得自主?利??或缺的?件。?[p137]“除了计算机网络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?通讯方?能使全?电?系统所覆盖的众多人?如此自由和?分昼夜地交??想,甚至还?以打?出??存?[p156],“计算机网络?人化的特点?以释放出民主的力?,它抹去了???年龄??派?相貌?怯弱和残疾等隔阂,鼓励人们畅所欲言?[p157]。天啊,这些我们今日所习以为常的认识是在20年?说的呢,那时的我应该说还没有真正地体验过计算机是什么东西,除了用一个好?是苹果II的东西接上电视机显示?玩过海底探?的游?,呵呵,在干嘛呢?当然,纯粹的新?弗逊主义??怕并?现实,任何统治者对此有所控制都是很正确的,关键看采用什么方法,“专制国家的一个??政治问题是如何通过官方的审查制度??制信?的自由?动?[p150],而作者还??到了?外一?方?:“政府采?的政策?是控制和审查信?,而是放手让相互矛盾的事实?数?和研究?果任?传播泛滥。?他认为“让相互矛盾的事实和数?大肆?传是一???分?效的策略,因为排山倒海般的统计数字往往有助于混淆公众的注?力?[p150]。呵呵,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应该是尽?分化对手力?的有效手段呢。如果真是采用这?方?,我们这?专业的就业?景就大大地看好了,^_^,因为“如果用户被?一学科领域的大?事实?得迷迷糊糊,他们?样是数?过剩的牺牲??,因为“网络?必?地消耗了用户去整?和?现?想的大?时间?。作者专门用一节表达了对于图书馆的崇敬与感?,他认为图书馆员“对数?和?想?事实和知识之间的等级关系有清醒的认识?[p163]多么让人欣慰的?语啊?确实,“在一个生气勃勃的民主社会里,影?社会的因素?是信?的数?而是信?的质??,“衡?信?的标准是什么?是信?的针对性?连贯性和认识深度?。[p153]

Brown等人在书中强调?能过分关注于信?,因为“?有借助于信?以外的??事物,?能使备??视的信?具有或多或少的?义?[p3],?则就“造?了对社会环境的忽视,但正是(它)有助于人们?解信??能?味?什么以?为什么信?很???[p7]。
第五章?常好,??字?“学习的?论与实践?。从信??到?视,有了“信?管??的??法,现在更进一步?展到“知识管??。作者认为:“学习,也?知识的获得,?知识管???出了?大的挑战,知识财产的?护,信?的耕耘与收获,智力资本的?用,以?测定竞争对手的智力资产,这些都是知识管?策略的??组?部分。然而所有这些?从属于学习问题。因为是学习使得知识财产,智力资本与资产?为有用?[p120],“学习并???是一个获得信?的问题,它需?培养专业者的性格?举止和观点?[p122]。由此,学习有了Know that和Know how的区分,?知其然,也?知其所以然。“学习资??仅存在于信?中,它还存在于让人们?解并利用该信?的实践中,以?存在于知?如何利用该信?的实践者中?[p129]。于是有了“实践网络?[p137]?“实践群体?[p138]?“集群矩阵?[p154]?“知识生??[p158]等概念的??出。
信??信?处?技术的社会化是一个?常值得研究的问题,我们?以回过头去看看书?的?展历?,今天“书?已?完全社会化了,因而人们几乎已??把它当作一?技术了?,其实书?从羊皮??展到?刷本的社会化过程中对于当时人们的观念冲击应该?毫?逊于今天我们所?临的困惑与?安。所以我们?去信?的背景中寻求?义,因为“?是纯粹的信?,而是信?产生的方?,支????的解释?[p175]。这也是第七章所?表达的:“解读背景?。
也许从社会学的角度,或者用社会学的方法深入探讨信?问题是?错的路径。罗伯特.K.默顿(Robert K. Merton)所开创的科学社会学是个很好的样?,他晚年的《科学社会学散忆》(商务,2004)是本很有趣的书。

technorati tags:

Advertisements

评论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